返回

野狐客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0)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序章德州人李秋崖说:他曾与几位朋友去济南参加秋试,住进了一家旅店,旅店的房子十分破旧。旁边那个院子,有两间房屋,收拾得比较整洁,可房门紧闭,无人居住。

    他们嗔怪旅店主人说:“你放着空房不让住,是不是想留给阔佬们?”主人说:“这两间房不太安全,不知是闹狐还是闹鬼,久已无人敢住,所以比别处干净一些。我哪儿能选择客人?留房不租呢?”

    有位朋友强使主人打开那两间房的房门,铺开床上的被褥独自躺下,临睡前吹出大话说:“如果碰上男鬼,我就和他摔一跤;若是女鬼,正好和她睡一觉,到那时,你们也别不好意思出来。”说罢,他关好门,吹灭蜡烛,一会儿就睡着了,也没发生什么事儿。

    夜深人静后,他忽听窗外有人小声说:“陪你睡觉的来了。”他正要坐起来,突然有个大家伙压到了他身上,其重如同磨盘,使他几乎无法承受。摸一摸,满身长毛,并发出了牛吼一般的喘息声。这位朋友很有力气,便同那家伙搏斗起来。

    那家伙也挺有劲儿,而且毫不相让,双方牵拉拽扯,扭抱成一团儿,在屋里打了好几个滚儿。众朋友听到声音,忙跑来观看,只见屋门紧闭,里面传出了“砰砰訇訇”的磕碰声。约摸过了两三刻钟,那妖物的要害被击中了一拳,“嗷”

    地一声逃走了。

    这位朋友开门出来,见众人站在门外,便指手划脚,描绘起与妖物搏斗的情状,面露得意之色。当时,正是三更时分,大家见已无事,便各自回房睡下。这位朋友将睡未睡之时,又听窗外有女子娇声说:“这回,陪你睡觉的真来了。刚才我本想来,但家兄非要先跟你较量较量,因而有所冒犯。如今他已是愧不敢来了,所以小妹得以前来赴约。”

    说罢,一位女子已来到床边。她用手抚摸他的脸,那手指纤若春葱,滑泽如玉。一阵阵女人肉香扑面而来,沁人心脾。这位朋友明知她居心不良,但爱其温柔妩媚,便想:姑且与她同床以观其变。于是,他将那女子拉入被窝。

    缠绵亲热起来,那女子极为主动,四肢八爪鱼般抱住他,娇躯几下扭动就将小鸡鸡连蛋收入玉洞之中,那洞中冰凉滑腻,深处更有一团粘肉牢牢包住龟头吸允,这位朋友抽动了没几下就觉得那女子小穴花芯前突将其阴茎全根裹住,一身血液都在往下半身那话儿汇聚而去,又套弄了几下,这位朋友已受不了那肉洞的夹吸裹蠕,精关松动。

    那女子见时机已到玉腿一夹,花芯顿时弹出一根肉管通过马眼直钻男人体内,这位朋友那里还忍得下去?大叫一声,阳精滚滚而出,足足射了十几分钟,射的他心神恍惚、浑身无力起来,可是他那话儿在女人体内却越来越硬,越射越多。

    不一会儿,他便射得昏昏然不醒人事了,而女人柔软的下体还牢牢吸住他的阳具蠕动。早上,朋友们来找他,却打不开门,隔窗呼叫也没人应声。他们急忙找来主人,一同破窗而入,看到这位朋友瘦的只剩一张皮包着骨头。

    用水喷了半天才把他救醒,看他那精神,俨然被女鬼吸干血肉的样子,众人只好将他送回了家。他求医问药治了半年,才勉强能够扶杖而行,从此后他豪气丧尽,再没有那种趾高气扬的神气了。此人力可以胜强暴,却败于妖艳女鬼胯下。

    欧阳文忠公说:“祸患常起于微小的疏忽,智勇者多败于他所溺爱的事物。”难道不是这样吗?

    正文爽死应该是男人最舒服的死法了……毕生的追求啊那声音是男女交合的声音,床铺的震动声,还传来了女子的呻吟之声。

    正在休息的书曼一听这声音,顿时面红耳赤,想到我就是身旁,尴尬无比,只好装着没有听到。而我不禁暗骂,这帮武者,那些黑衣盗都不敢碰的丫鬟,我们居然敢上,这不是不要命了吗。

   
>>>>点击阅读本站爱爱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